年度野生动植物摄影师大赛,中国秦岭的金丝猴获得大奖

由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举办的年度野生动植物摄影师大赛(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已有 54 届,本周二, 2018 年度的获奖作品揭晓。来自 95 个国家超过 4.5 万幅作品中,有 19 张照片脱颖而出,各奖项囊括自然环境及人类环境中的各种脊椎动物、无脊椎动物甚至植物和真菌。

其中,夺得年度大奖的是一张中国川金丝猴的照片和一张非洲博茨瓦纳豹子的照片:


20181018010833blwiakuJz035pT7I.jpg

金色情侣(The Golden Couple),动物肖像类 © Marsel van Oosten

这是中国陕西秦岭的春天,两队雄性同类发生争执,引来一雄一雌两只川金丝猴观看。川金丝猴生活在中国中部,由于森林的破坏及非法捕猎,在 1996 年就被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列为濒危物种。

20181018010414MvnfFBichoq5RLXt.jpg

懒洋洋的豹子(Lounging Leopard),15-17 岁组 © Skye Meaker

在博茨瓦纳的马沙图野生动物保护区,这只八岁大的豹子刚醒来。它在幼年时腿受了伤,因此得名 Mathoja,在班图语中的意思是“走路一瘸一拐的人”。

评委 Alexander Badyaev 表示,通过精确的时机选择和构图,我们得以一窥它的内心世界。这种动物常被拍摄,但要了解它们的心理活动非常难得。

下面是部分其余获奖作品,本周五,它们都会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

20181018010506D0PginwzHmbe21ZN.jpg

悲伤的小丑(The sad clown),新闻奖 © Joan de la Malla



印尼爪哇岛泗水。照片中的长尾短尾猕猴名叫 Timbul,它必须几个小时都戴着面具,在街头表演跳舞和骑自行车。如果它表现出攻击性,可能会被拔掉牙齿,或被杀掉。帽子上的“Badut”意即“小丑”。


不过,摄影师也说,它们的主人不是坏人,他们需要钱送孩子上学,“他们只是需要其它的谋生机会。”

20181018010505GPou10limKT3Ik7L.jpg

梦想决斗(Dream duel),新星作品集 © Michel d’Oultremont

比利时阿登森林,为了争夺雌鹿,两只雄性欧洲马鹿正在顶撞鹿角。


201810180105079iaVw5FMP7qx8rmA.jpg

海豹之床(Bed of seals),自然环境中的野生动物 © Cristobal Serrano



夏末,南极半岛,海豹在一块浮冰上休息。冰上已经有裂痕,空间看起来也有些局促。海冰可以提供给海豹休息、繁殖的场所,还能帮助它们避开虎鲸等天敌,并提供食物。


20181018010509b1PqEZK5dc0yBwRM.jpg

管道中的猫头鹰(Pipe owls),10 岁及以下组 © Arshdeep Singh


在印度旁遮普邦卡普塔拉市外,有两只小猫头鹰躲在一个废弃管道里。小摄影师 Singh 自六岁起开始拍摄鸟类,当看到有猫头鹰潜入管子中,他马上恳求半信半疑的父亲把相机和长焦镜头借给自己。当这只不足 20 厘米高的鸟儿探出头,Singh 按下快门。这时,一只更大的雌鸟也跟着钻了出来。

201810180109062jgpqoZNrBU83Mwu.jpg

“签过名”的树(Signature Tree),野生动物摄影记者奖/故事 © Alejandro Prieto



在墨西哥西部内亚里特的一处山脉,一只雄性美洲虎用爪子在一棵树上刻下印记,留下气味,警告其他动物“不得擅入”。Prieto 在离地约六米高的地方安装了相机,每个月都要更换电池。八个月后,他终于等到了这只美洲虎。



但美洲虎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城市扩建,以及农牧业的生产需要,栖息地不是大量流失,就是变得支离破碎。

2018101801050917au4qd5wL2I3Pyo.jpg

滚泥的泥蜂(Mud rolling mud dauber),行为:无脊椎动物 © Georgina Steytler

炎炎夏日,澳大利亚西部沃里奥曼恩自然保护区的一个水坑里,雌性泥蜂正在挖泥,把泥滚成小球,来做窝造穴。

20181018010510TiBCR8W3etqmyukl.jpg

嗜血(Blood hungry),行为:鸟类 © Thomas P Pescha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