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7月10日,由延边美术馆、延边大学美术学院、延边摄影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金光永摄影展成功在延边美术馆展出。来自摄影界、美术界、文学界等嘉宾参加开幕式。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吉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延边摄影家协会主席车光范致词。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延边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金真一致词


微信图片_20220722214225.jpg

延边美术馆收藏金光永作品。


微信图片_20220722214333.jpg

延边美术馆馆长徐华向金光永颁发收藏证书。


金光永用近半个世纪,以典型且多元的视角,记录下延边的发展变化。展览展出了1976年至2022年,金光永在延边拍摄的68幅作品。包括文献类、纪实类、现代类等部分,从刊物小说、农村生活记录、风光人文摄影等方面,阐述了延边近40年以来的发展变迁,展示了延边州改革开放以来的成果。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金光永个展:回眸四十年-摄影日记(1976-2022)


我与摄影

金光永


四十多年前,摄影尚属小众。若无工作便利,又没有财力,就是再有艺术细胞和天赋也是玩不起摄影的,更何况一位“三无”的初中生。去照相馆拍张六角钱一套的2寸照片都是奢侈的事,想成为摄影家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毫不夸张地说,当时买相机的人比现在买奔驰600轿车的人还少。据说当年,张艺谋就是靠卖血才买了台海鸥相机。更令人啧舌的是,就算买得起相机也用不起胶卷,因为不普及,以至于很多人将“摄影”读成“捏影”。

1976年,小学毕业的那一年,我看见邻居孩子(比我高一年级)洗相片,我突然萌发了一个念头——我也要学照相。接下来的日子,学摄影的意念日益强烈,以至于让我时常有种难以释怀的焦虑。

1976年的夏天,有个意外的“机会”,我投资“巨款”买了65元的一台二手双反相机,从此开始了我的慢慢四十多年的摄影路 …… 付出总有回报,1981年我拍摄的一张新闻照片在《延边日报》(朝文版)发表了,稿费虽然只有两元钱,但看到自己拍摄的照片印在报纸上,还是感到莫大的鼓励。我学习摄影的决心从此更加坚定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喜欢“一锹挖到底”。

有人说,爱好就是最好的老师,一点也不错。能把爱好和工作结合在一起,以此来改变工作和前途,那便是更幸运的了。我就是那个幸运儿。缘于摄影这个”特长”,经过几年的磨炼后我先是进到报社,后又调到杂志社。

为了“更大”、“更远”的热望 —— 摄影梦,小女儿入小学的1997年,我考上了武汉大学摄影专业,而立之年又撂下一切,远渡半岛,开始了三年的寒窗苦读,最后荣幸到大学任教,成了延边大学第一代专职摄影教师。

如今,回顾这一切,格外感慨……

四十多年来,我利用一切机会手持相机游历多地,走了几个国家,几十个省份,拍了上万张照片。我来了,我看见了,我拍摄了 …… 积累了丰富的影像和经验,收获满满。我渴望把这些呈现给大家、社会,分享给你们,让更多的人了解它,喜欢它,热爱它。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次隆重的影展,这也可以说是我与摄影结缘的一个阶段性总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