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特殊年份的中国电影

摘要:2020年于中国电影来说是大考的一年,疫情的暴发导致了从年初开始长达七个多月的院线停摆,“电影及电影院的危机”一度引发业界的巨大焦虑。但事实表明,院线停摆并未阻止观众观影的热情,当电影院艰难熬过寒冬迎来解 ...

2020年于中国电影来说是大考的一年,疫情的暴发导致了从年初开始长达七个多月的院线停摆,“电影及电影院的危机”一度引发业界的巨大焦虑。

但事实表明,院线停摆并未阻止观众观影的热情,当电影院艰难熬过寒冬迎来解封,而后迅速重焕活力,截至12月1日,2020年累计电影票房已超165亿元。而在票房之外,线上发行渠道的开拓,网络电影的快速发展,重映影片对电影市场的盘活,新主流电影引领的类型生产格局都是值得关注的要点。

也正因为如此,盘点2020年的国产电影意义重大。通过对这些突出现象的解读,我们或许可以看看观众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网络放映与网络电影的突围

在观念的碰撞中,院线与网络应该消解对立,探索更多合作甚至互补的可能,以使我国电影更好地发展。

春节档前夕,疫情陡然暴发导致影院全面关停,大多数影片纷纷撤档择期上映,而《囧妈》却打破常规,直接选择放弃院线转至线上播出,成为第一部被网络平台成功“截胡”的重量级院线电影。

对疫情之下的电影产业而言,它的影响是广泛而深刻的。虽然《囧妈》片方受到了来自院线的很大压力,但在《囧妈》之后,《肥龙过江》《大赢家》《我们永不言弃》《征途》《爵迹2:冷血狂宴》等院线大作仍然相继转投网络进行线上免费放映或付费点播,《空巢》《灰烬重生》《寻狗启示》《春潮》《春江水暖》等边缘院线文艺片更是通过网络发行得到更多推广资源,获得较为理想的收益。尤其《征途》和《爵迹2:冷血狂宴》的院转网之举是发生在影院全面开放之后,这意味着网络已成为后疫情时代无可遏制的新电影发行渠道。

此外,与院线电影的网络发行相对应,在院线电影停摆的情况下,网络电影展露出迅猛的发展势头,以《法医宋慈》《秋寒江南》《奇门遁甲》《双鱼陨石》《奇袭:地道战》《辛弃疾1162》为代表的许多网络电影内容优良,无论票房收益还是观众评价都非常可观,一定程度上成为疫情期间缺席的院线电影的替代品。回顾2020年前11个月的网络电影数据,分账票房超千万元的网络电影已达70余部,可以说,在2019年摘掉了“网络大电影”的帽子之后,网络电影已经完成转型和升级,成为不容忽视的中国电影新力量。

传统院线电影的线上发行以及网络电影的快速发展,证明了在数字媒介日益普及的信息时代,适应电脑、手机等数字终端的新的电影发行渠道的开拓以及新的电影消费形式的开掘已成为大势所趋。技术的演进是必然的趋势,院线虽具有不可替代性,但网络平台以及网络电影的发展已成为观众的“刚需”,因此在观念的碰撞中,传统与当代应该消解对立,探索更多合作甚至互补的可能,以使我国电影更好地发展。

佳片重映唤醒电影市场

证明去影院观影是无法被轻易取代的生活方式。

2020年第二个值得关注的电影现象是重映片对电影市场的盘活。从部分放开到全面解封,在影院最为艰难的一段时期,大量经典影片采用无分成的方式免费提供给影院进行放映,维持了电影产业在特殊时间段的基本运转。

重映影片以经典国产佳作为主,涵盖科幻、动画、奇幻、爱情、文艺、青春、纪录等各种类型,《流浪地球》《美人鱼》《少年的你》《湄公河行动》《捉妖记》《哪吒之魔童降世》等近年来的现象级影片也都在重映之列。具体来看,重映片的上映大致集中在3月下旬与7月下旬:3月下旬是疫情走向缓和,影院局部解封的开始,由于全国院线排片资源极其有限,新片无法上映,影院只能诉诸旧片,于是九部经典影片在这一时期先后重映,但这些影片中收益最高的《流浪地球》的票房也只不过是7.1万元,收益最低的《鬼吹灯之寻龙诀》的票房甚至只有0.07万元;7月下旬是疫情完全得到控制,影院全面解封的开始,这一时期虽然院线排片资源已基本恢复,但新片上映仍有巨大风险,因此重映影片便承担起唤醒市场的重任,从7月下旬到8月上旬,《大鱼海棠》《超时空同居》《星际穿越》《大闹天宫》50余部中外经典影片先后上映,这些影片的票房少则几十万元,多则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逐步使中国电影市场恢复到了往年的繁荣。

})();